一直在思考:翻墙为什么不可以成为一个光明正大的事情?为什么我不可以光明正大地帮助别人?

现在,我决定这样做了。当然,还没有做好,连v2ray都没开始搭。

我觉得这样做是有意义的,尽管意义不大,但至少解了我的一个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