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选二卡槽改装失败

失败了——现在的情况是,粘上了 SIM 卡的 SD 卡卡在卡槽里取不出来。已经预约了维修,等等去修。

我又在想我和电子产品的关系——不应该是我用它们吗?我知道一些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东西,会一些大多数人不会的操作,但为什么这些东西总是给我带来麻烦,而不是给我带来实惠?

当然,现在看来,电子产品越来朝小白的方向倾斜,在搞机的路上与以前相比有了很多阻碍,也少了很多伙伴;也有一些东西,本来就是专业人员操作的,对非专业人员来说也十分不友好。但这好像不是重点。

重点应该在于:我不信任别人了,想要一个人完成所有的事情;就比如说今天的事情,我觉得三选二卡槽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设计,比刘海更糟糕。于是我想要自己去改变它,而不是靠别人去改变——不是那些邮寄替你粘的商家,也不是换一个大一点存储的手机。我总是想要自己把一切搞定,也没有非常完善的教程可供查阅。

上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并且执意地攻克了的,是学校不让装路由器我偏要装。学了很多东西,才终于搞定。

但这次,我不想学这些东西,我只想好好用个手机。所以就信任别人吧,走别人的老路子,如果没有老路子,就当没有路了,因为我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开拓。

那就又得换手机了。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刘海水滴屏看得太难受了——视线的焦点上一直突兀地有个黑东西。我原来就觉得刘海特难受所以坚决不尝试,这次觉得水滴还好,用了一段时间果然还是很难受。

在闲鱼看了一个 MIX2S,看起来不错。不过要等易程航空 VIP 卡的钱退回来,以及定期到期后,再买。现在就先去把这个手机修好,这样用着,把旧的手机平板卖掉。

我真的不想起标题

今天终于是进入不那么紧张的状态了。

刚刚把路由器的系统移到了一个闲置的 U 盘上,这样腾出了我的 64G 的 TF 卡;明天再拿来丙酮和 502,粘一下,应该就可以三张卡同时用了。

今天晚上又下雨了。厦门这几天就是整天地下雨。

今天把热力学统计物理第一章的内容整理到扩展目录里了。看我折腾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把东西整理成“最终形态”。我还翻出了自己之前整理过的东西,借鉴了当时的一些想法。我相信这次是可以成功的,因为已经看到成功的曙光了。

但是今晚并没有按照原计划进行,而是洗了衣服、休息了一个晚上。没想到还是弄到了这么晚。明天再具体计划吧。

QQ 被封之后

QQ 被封了,就觉得特别难受;好像把自己的嘴堵住了。好像没有了 QQ,我的社交就少了一大部分那样。

我在想,可不可以这样:将手机上所有不必要的通知都关掉,包括京东等等;QQ 等即时通讯应用的通知也不允许发出提示音,而是静静地显示个通知、收纳到不重要通知里,就好了;只有闹钟、滴答清单之类的,作为重要的通知有明显的提醒。

我想这样试一试。我想,我与前几年的状态相比,很大的一个不同就是“永远在线”的状态——随时准备好被更重要的事情打断,并且担心自己不能及时收到消息。

决定了,就这样试一试吧。

紧急状态解除!

今晚终于可以早一点放松地睡觉了。

这段时间的事情确实比较赶。一方面是前段时间干了很多作死的事情——我是说,超出预期的、花费了很多精力和时间的事情:和她吵架,去大同,鼓捣Linux,以及鼓捣博客;另外就是对自己所设计的自己整理事情的计划还不那么熟悉导致效率不高。我相信事情马上就会变好的了。估计明天白天上课,晚上就把白天的课的东西都整理好、作业写了;周五把 FDTD 的三个例子整理好,以及其它课程的需要整理的东西整理好;周六是机器学习和统计物理研讨的程序,搞好;周日就可以做自己的其它的事情了,看动画片修网站之类。下周开始就是正常的计划中的循环了。不过,这只是理想中的情况;实际怎样,也不一定。

最近几天晚上老是做噩梦,没有一天空下;和之前的噩梦不同,这几天的意象的来源仅仅是那些让我心烦的事情,而不是多么受伤的事情;我觉得就是压力太大没休息好,没有像之前那样需要处理的有关噩梦的复杂的事情。

红红今天说,她决定要来考厦大了;对我来说,这真是太好了。还说,要是降低结婚年龄的提议被通过的话就去领证,我觉得也不错,但果然还是有点犹豫;毕竟这个事情被赋予了太多符号,我也不知道如果这样走下去会发生什么。

然后是——最近突然不想吃晚饭了;准确说,是中午之后就不想吃什么东西了,除非比如今天泡芙买一送一或者昨天生日买了盒小蛋糕之类。感觉,一方面是吃饭太麻烦了,饿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另一方面,我读到我意思是想减肥了,感觉过了个年胖了十斤,还是稍瘦点舒服,无论是走路还是做爱或是其它事情;倒是少吃一顿也未必能减了,不过顺其自然吧。

换手机后,屏幕长了一截,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好看的壁纸;今天找到了一个。

原图来自p站,画师“どうどう-peas(綠色豌豆)”,发现自酷安用户“萝莉控の胜利”,使用 Waifu2x 处理后作了壁纸。

又是一个标题

最近还算是比较忙;但也不是忙得不得了,算井然有序吧;其实也还挺好的。

身边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但是我没有记录下来;一个很难受的事情就是博客上传图片的问题,还有就是有些事发生得比较急来不及记。

明天的实验报告

这是分享给小威威的实验报告,顺便测试一下wp的LaTex渲染如何。

X 射线粉末照相及指标化 晶体点阵常数测量

一、实验目的

  1. 掌握粉末照相技术和 X 光机操作使用规程。
  2. 掌握立方晶系物质粉末相的测量处理程序,确定所研究物质的空间指标、点阵类型和点阵常数。

二、实验原理和方法

(一)粉末衍射花样:德拜相的形成

粉末法是用单色 X 射线照射多晶体而产生衍射的一种方法。晶体的原子间距离和 X 射线波长相近,因此晶体可作为 X 射线的衍射光栅。当一束波长为$\lambda$的 X 射线以掠射角$\theta$射入到晶面间距为$d$的某一族晶面$(h, k, l)$时,X 射线反射线相干条件为

$$
2d\sin\theta=n\lambda
$$

此式称为布拉格方程,式中$n=1, 2, 3\dots$称为反射(衍射)级数。

粉末样品中的小晶粒随机排列,具有各种可能的晶面取向。结构及晶面取向相同的所有晶粒,都使 X 射线在相同的方向产生反射;具有相同晶面间距且晶面取向有对称操作关系(以入射线为轴)的所有晶粒反射出来的 X 射线将组合成一个反射圆锥;晶面间距不同的晶面族在空间形成各自的衍射圆锥。

如果在 X 射线束垂直方向放一个平板照相底片,则底片截取一系列不同直径的同心圆,称为德拜环。平板底片不能截取全部衍射图象,所以在实验上采用底片卷成圆筒形将样品包围,样品处于圆筒的中轴,截取得到一系列对称分布弧线,称为德拜相。德拜相衍射弧的位置和线条黑度是晶体结构分析的重要信息。

(二)粉末照相实验方法
  1. 德拜照相机 摄取粉末相的实验装置叫粉末照相机,比较常用的是德拜照相机,这种相机由圆筒形暗盒、样品座、光阑组成。
  2. 粉末样品的制备与安装 粉末样品一般制作为园柱形细条,金属丝则直接当作样品。样品材料必须按一定规格研磨,使其粗细在$300$目左右(即颗粒直径不大于$50\mu$m)。在处理过程中应防止改变物相组分及化学成分。当含有多种物相时,磨粉必须全部过筛。作为粉末粘合剂和附着支撑物的材料,应取对 X 射线吸收很小的非晶物质。用涂有胶水的玻璃丝($\phi\ 0.1\sim0.2$mm)在粉末中滚动,即粘上待分析的物质,便可作为样品装到相机拍照。 样品制备好之后,装到德拜相机的样品转轴夹头上。为了拍好粉末相,必须使样品处于相机中轴上,因此必须进行合轴调准。为此,先把带荧光屏的光阑取下,通过入射光阑的准直孔观察样品的位置,此时可看到样品在相机后光阑插孔处为一条横线。若样品处于相机中轴准确位置,则当我们松开样品轴紧固螺丝转动样品转轴时,观察孔中的横线好像不动似的。 合轴调整后把光阑及盒盖装好,即可进行对光调节,以确认合轴调准的正确性。 对光调节是在 X 光下进行。先把相机安装在 X 光机的 X 射线出射窗口外的相机支撑架上,调整支撑架及相机位置,使得从窗口射出的 X 射线,通过入射光阑射到样品,并透射到后光阑的荧光屏上,使屏中发出最强的荧光。这称为对光调整。转动样品转轴,如果样品已和相机合轴,这时应看到在荧光屏正中一条横线即样品的影像,好像不动似的。若样品不是处于这种状态,则应继续进行合轴调准和对光调整。 上述调节完毕,就可以取下相机,到暗室装照像底片(注意,不要触动样品),然后按原位装到 X 射线窗口处进行拍照。经过一定时间曝光后,取下相机,在暗室内取出底片,经显影、定影、清洗、干燥等手续,即可得到一张清晰的德拜粉末相片。 对于同一个样品,由于底片安装方法不同,其衍射花样也有差别。通常有三种安装方法,产生差别的原因是底片与入射线及透射线束相对位置不同。为了安装底片,必须用打孔机在底片冲出孔洞以便套到光阑上,X 射线即从孔洞射入或射出。根据实际需要,采用正装法、反装法或不对称装法。
(三)立方晶系物质粉末相的指标化

首先对各弧对编号,以底片孔洞中心为基点按序标号,然后把底片放到附有游标尺的灯箱或比长仪上,测量每一弧对的距离;然后再依据比例关系,确定晶面指数,由此可以知道晶体点阵类型。

三、实验内容

  1. 制备样品、把样品装在相机中并进行合轴调准。
  2. 装底片,开动 X 光机曝光拍照,冲洗底片。
  3. 对摄取的德拜相进行测量和数据处理。

噩梦:Win10内测版导致灵异事件

第一层梦是这样的:安装了Win10某个内测版本的电脑的主人在半梦半醒时会发生一些灵异事件,比如被人在背上写字、被人递给一支荧光笔什么的;梦中官方说法是做噩梦,但我有一晚拿到荧光笔后紧急在床上写了几个字,醒来之后笔不见了字还在。

不过,我首先进入的是第二层梦,那里发生了很多怪事,然后才醒来、找原因,找到了这里(网上有好多人都吐槽发生了灵异事件,官方只是回应说是不明原因的噩梦,可能是UI调整导致的)。

这个梦中的意象都特别奇怪;虽然也不是一点原因都找不到,但还是觉得很奇怪。最大的一点就是:我不想再纠结于各种各样的技术细节了,我想要的是电子产品为我服务。这样。

还有就是:我和她在一起睡觉的时候,从来没有做过噩梦。

湿床

在干燥的大同住了几天回到厦门,发现床都是湿的。

大同的时候,她有时会摸摸床哪里,然后惊奇:怎么是湿的?其实那只是那几平方厘米有点潮而已。她要是来我宿舍,一定会惊奇地问:你们刚刚发洪水淹到七楼了?

晚安。

周日,回厦门

当然,今天也没有完成计划的内容——完全没有。于是接下来几天,又会是处在比较紧急的赶作业的状态了。在计划来大同之前几天,我想着,这个周末应该就可以把事情都理顺了,各科的整理都可以追上上课的进度,甚至还可以做一些其它事情;当我决定去大同之后,就确定,能把这些做完就不错了,所以最高目标就仅仅是完成这些。当然实际情况是并没有完成;我做之前也可以预料到,很大可能这些完不成。

当然,不是说这两天啥都没干——至少,更加熟悉了自己规划中的这样一套系统,不是吗?一开始效率肯定不会高的,但我相信这样的系统是可以给我带来好处的;至少,可以告诉我,什么事情我做了,什么事情我还需要做;告诉我,我曾经花力气做成了什么事,我当时是如何做成的,这样我之后不需要再次重复那时的探索。

话说回来,这一周会像上一周那样,挤着做很多事情;仔细想想,也未必有上周的情况严重。具体的解决办法,我想要等会儿自己去整理;这里不写这些,太麻烦了。

可是现在,我已经想她了。在飞机上看《药神》,看到一家人在一起睡觉的镜头,就觉得特别好;然后就哭了。